当前位置 : 主页 > 内部加盟 > 如今成了锡城人赏梅知春的后花园

如今成了锡城人赏梅知春的后花园

时间:2017-08-22 15:47 来源:未知
 
  梅开若雪,谁似明月(梅篇)
  
  当地报刊说,三月四月无锡更名了,新名为“花城”,作为小城一员,开怀,自豪。并想以脚步度量一城花田,以拙笔品味半亩芬芳
  
  ——写在前面
  
  锡城梅园,位于浒山南坡,太湖北岸。山南水北,阳气凝聚之地,也是锡城春天开始的地方。梅园曾经是红色资本家荣毅仁家族的私家园
 
林,历经时代变迁,而我的蜗居居然与江南名园隔梁溪河相望,内心里就有了窃喜,近梅先得春。
  
  江南春早,二月阳光已暖,梅花次第开放。于是在周末的早
  
  晨奔赴梅林。当第一缕阳光倾洒梅林的时候,我已在树下顾盼,看露珠与花朵的融合与消融。淡淡花香袭人,吸入的芳香
  
  似与尘世隔绝,是清冽的晨风与露珠的澄澈,润心润肺,也润泽了沾染世尘的双眼。
  
  红梅在春天属平常,若在冬雪季节令人眼明心亮,就像贾母众芳之中独爱得体端庄的宝钗的堂妹宝琴,若无其他渊源,当是红梅有功,满
 
园白雪,一秀美姑娘,着金缕斗篷,身边丫头手托净瓶红梅,素景丽人花红,世间难得的美景,瞬间让贾府的最高
  
  领导人有据为私有的私心。
  
  粉梅,添得一袭娇媚。粉色一定是女子的一颗少女心,粉妆玉琢,不张扬,不流俗,清新淡雅铺满朝南的山坡。正如一
  
  龄少女,若着一袭粉衣,立于春光下,定然是春日丽景,惹人爱怜,不输于春光。
  
  穿梭于梅间,有风吹过,肩头拾起一朵,是绿萼,名字秀美,花更迷人,粉白与淡绿的糅合,轻轻地抚摸,心都柔软了。看见她,心头就
 
会掠过金庸笔下那个为爱痴狂、痴迷一生,因爱舍弃生命的公孙绿萼。
  
  若说女子如花,每一个女子都是一朵娇美的花,如期绽放,,笑语温存;若说花似女子,每一朵花也都有着细腻的心事,与一见倾心之人
 
倾诉爱意,你看,她们与春风舞,与季节握手,与游人语,她们是自然之中最解风情的女子。
  
  叶子姐姐问,这满目绚丽是花,还是雪?这是问,也是解,想起了琼瑶笔下的那句浪漫唱词“梅花开似雪,红尘如一梦”,整首歌深情,
 
也忧伤,婉约、亦惆怅!
  
  今晨黎明,推窗见皓月,晨风晓月中闻到梅园飘来的淡淡清香,一丝感动,一缕情浓,花香化心事,隔帘晓春意。脑海里是梅林里或开放
 
、或含苞、恣意枝头书写春天的梅,如雪明澈,似雪纯简,那窗外的这月光,是否也与梅相约,在寒夜里默默凝视,在春风中缱绻相守?
  
  叶子姐姐,我要问,梅开若雪,谁似明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