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主页 > 内部加盟 > 他却经常牵挂千里之外的姥姥姥爷

他却经常牵挂千里之外的姥姥姥爷

时间:2017-08-22 15:45 来源:未知
 
  最深远的爱
  
  时间过得真快,距上次回故乡又有几个月了,对父母的牵念又疯涨,好在清明假期不缓不急地来了,安放我归心似箭的心。
  
  孩子说想念姥姥姥爷了,想念姥爷喂养的哪群鸡鸭了,这句平常的话,令我感动,血浓于水,是亘古不变的真理,小儿嘟嘟平均一年都达
 
不到一次与我的父母相处的机会,会跟他们通电话,会关注那里的天气变化,有时候会突然问我,姥姥身
 
体好吗?
  
  晚饭后收拾行李,嘟嘟凑过来抢零食吃,我说这是姥爷的,无糖食品,这是姥姥的,软糯的。他拿起一包薯片,说这是我的吧,然后打开
 
薯片,你一片我一片地吃起来。就这样平淡的场景,也溢满了幸福,孩子总是父母最贴心的爱,是父母最长久的牵挂,孩子如今还小还在身边
 
,哪一天长大了,飞远了,我想享受你一片我一片吃薯片的温情,也是一种奢望了。就像如今我的父母,想见我一面,总是要等很久,一个月
 
,两个月,三个月,,,有时候更久。
  
  忙只是习惯了的理由,只是自己翅膀硬了,有了自己的家,有了自己的朋友圈,有了自己的事情需要张罗,不再需要父母为我遮风挡雨,
 
也就忽略了父母的感受,忽略了父母老了,需要我并不强健的臂弯,为他们遮挡早春的清寒雨露。
  
  有人问我,你是家里的幺女,离家这么远,爸妈想你吗?
  
  想,非常想。脱口而出地回答。
  
  母亲说,父亲总是一个人站在村口,默默地张望,他在等待。
  
  岁月之久,终于明白了有一个词语叫做守望,父母是村落守望者,从朝阳到月光,从黑发到满头白霜。
  
  十八岁那一年,有一天清晨,父亲送我搭乘返校的长途客车,父女之间进行了一次艰深的谈话,前一夜父母因为我的学费吵过架,父亲傍
 
晚时分去亲戚家给我筹备学费,我与母亲在雪夜里等待,父亲在雪没膝盖的时候才回到家,因醉酒和衣而卧,母亲气急败坏,不知我的学费可
 
有着落,父亲却醉得糊里糊涂,直到天亮,父亲才醒来,把一沓纸币交给了我,然后洗漱送我返校,母亲在父亲醒来后不依不饶咆哮争吵,父
 
亲拉着我离开家门,躲避着母亲的犀利盘问。
  
  雪依旧在下,父亲的话如雪寒冷,他说丫头,以后不要回老家了,嫁得远远的。当时不能理解父亲的话,以他对我的娇惯,他不会忍心让
 
我远走高飞。如今想来,是父亲对我最深沉的爱,他希望我能远离贫穷,远离落后,远离愚昧。在记忆中,父亲是村里最有修养的人,温文尔
 
雅,厚重实诚,从小到大,到如今,他都是我最敬重的人,最完美的人。
  
  当年的一次深谈,成了事实,我与父亲相隔千里之遥。
  
  行文至此,默默落泪,不知道父母还能守望多久,母亲距离最近的一次手术整整两年了,病灶没有复发迹象,上天垂怜,没有应验医生的
 
话。刚才在电话里,母亲声音洪亮,在批评我人还没到家,网购的物品已经到家了,我说您批评的对,没有诚心,自己不肯带回去,劳烦邮差
 
表达爱。她大笑,说批评你总是不听话,乱花钱。
  
  听着母亲的数落,心隐隐地疼,曾经你们超负荷地给予了我所有,如今我的付出微乎其微,我知道,母亲批评的时候,心里是幸福的,听
 
得出这批评里有母爱的甜蜜。
  
  母亲在跟我唠叨,父亲在旁边笑,一边小声地跟母亲说,别骂她,她要哭的,从小就听不得训斥。。。这句话,真让我鼻子一酸。这宠爱
 
,何其深远!